7年后王海宇便装站上法庭

2012-03-18 12:03   来源:北青网     编辑:杨刚  评论0人参与

周口警察杀人案

  2004年9月20日,下岗职工李胜利与河南周口法院书记员吕留生的姐姐发生口角。随后,吕邀请七一路派出所警员为其出气。随后,被带回派出所的李胜利遭六名警员殴打昏迷,疑似死亡。为掩盖真相,六名警察伪造了李胜利跳楼自杀的现场。

  昨天,参与杀害李胜利案的最后一名犯罪嫌疑人王海宇在扶沟县法院接受审判,这场审判距离李胜利的死整整2655天。法庭上公诉方、辩护方、受害者家属均提出为王海宇减轻处罚的要求,法官也几次询问公诉方建议减轻处罚的具体尺度?但公诉方就是不说要轻判几年。

  ■同案犯指称王海宇共同参与殴打昨天早上,扶沟县被一团浓雾笼罩。上午9点,法庭中的法官、公诉人、记者等都在各自位置坐好,只有被告人一家迟迟未到。大约30分钟后,一位穿褐色长款羽绒服的短发少妇走进法庭,背后没有法警,自己径直走到被告席坐下后庭审开始。

  在举证阶段,公诉方举出王海宇在李胜利被杀案中参与所犯罪行的各项证据,这些证据大部分源自参与杀害李胜利的其他案犯的供述。他们一致指称王海宇曾与他们一起参与吕留生的吃请,并同他们一起回去殴打了李胜利,并共同谋划将李胜利扔到楼下。

  当法官问王海宇对上述证据是否有意见时,她的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需要法官进行复述才能确认。王海宇辩解称,自己根本没有参与打人,但她又举不出自己没打人的其他证据。

  ■王海宇承认犯错但不承认打人在法庭辩论阶段,公诉方首先认为王海宇的行为已经够上故意杀人罪,但属从犯。王海宇的律师开始辩称根本没有参与打人。“也许是在场的其他人记错了。”他认为王海宇的行为顶多只够上滥用职权罪。当法官问王海宇的自我辩护意见时,王默不作声,看看自己的律师然后再保持沉默。法官最后示意既然控辩双方对定罪有意见,可以再辩论一轮。但双方很快在第二轮辩论中偃旗息鼓,开始提出各自的量刑意见。

  公诉方认为,与张伞、许磊相比,王海宇并没有参与抬李胜利,只是负责把一个撞见现场的学生带到隔壁房间,不让他声张,因此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法庭上,法官问公诉方的具体量刑意见。公诉方只说,要比此前宣判的孟军伟、贾学会、许磊的量刑轻些。这三人曾被判有期徒刑12年、10年不等。法官对于这样含糊的量刑意见显然有些不满。“你们的具体量刑意见是什么?”“我觉得已经说得够明白了。”法庭上检察官反驳道。王海宇的辩护律师则当场拿出了被害人家属在前一晚达成的谅解书,要求对王海宇判处缓刑。

  在法庭最后陈述中,王海宇开始先是大半天没有说出话。她承认自己错了,对不起李胜利。但王海宇始终不承认自己打了人,只说是自己没劝住冷飞他们。

  ■庭审结束后上演“金蝉脱壳”

  11点半,庭审在开庭后2小时内结束。当记者们在法庭大门外等候拍摄王海宇的照片时,她的家人中有一人事先扮成王海宇的模样,捂着脸先冲出记者的包围圈,走向法院大门外钻进一辆本田雅阁轿车,而后面真正的王海宇用红围巾捂着脸在亲属的保护下走进一辆昌河面包车内扬长而去(如图)。

  庭审中,没人提及王海宇怀孕真假的事情。庭审结束后,扶沟法院的一名官员说,现在王海宇是否把孩子生下来都会影响她的取保候审程序,没有被害人举报他们也不会主动去检验怀孕的真假。“即便是王海宇小产了,现在按照法律程序也要按她真当了母亲,并且哺乳期结束后的时间来延缓刑期的执行”。也就是说王海宇今后无论判处实体刑还是缓刑都不会立即收监。

  ■文并摄/本报记者 李晨

我要报料(投稿)

相关新闻

最新评论

评论声明:
1、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2、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3、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4、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5、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站点地图 - 版权说明
版权所有 (C) 2010 汉丰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0018461号
Copyright2010 www.kaixian.tv All Rights Reserved 开州日报由中共开县县委、开县人民政府主办 开州新闻社出版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