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开县县委书记赵国瑞同志的点滴回忆

2011-01-06 10:48   来源:汉丰网     编辑:刘登平  评论0人参与

三、深入区社农村,足迹遍及城乡

第一次随赵政委下农村是1971年7月26日。那天早上还不到6点,县革委办事组组长黎克发同志到我寝室来说:万县地革委梁培基同志六点出发到红星区(陈家区)察看灾情,你陪赵政委一道去。六点半钟出发,同去的还有赵昌国、曾庆治同志和小范,地、县一行10人,车到向阳公社(今南门镇)下车后步行爬山,经中联、中星、红星、新农四个大队,开了四个座谈会,了解了情况,领导对抗灾工作作了指示。下午8点多钟回到区革委,赵政委因有病,累得大汗淋漓,连长裤都湿透了半截。晚上又加班,区革委主任魏育安同志回报工作到12点过。

1971年9月6日,政工组同意办事组的三个秘书,家里留两个,一个下乡或到点上去。从此我下乡的时候就更多了。跟随政委下乡一般都是两人,武装部先后是韦朝海、冉隆华、张世清参谋,县委一直是我。

每次随政委下乡前他都交给我几十斤粮票和几十元钱作支付伙食费用,并明确下乡吃饭两条原则:一是不要另外弄菜,和区乡干部一样吃;二是假若加了菜,除按规定标准还要另交钱,“钱粮要给够”成了一句口头禅。县委书记到区乡,基层干部出于对领导的尊敬,一顿饭不收钱,但不给不行,我不能违背这既定的纪律,所以往往在结伙食帐时推去推来很难办。有一次在东华公社(今白鹤街道),党委书记是县委下派的台文学,饭后给钱说什么也不接,政委见我俩抓扯不休,就说拿起走以后再说。后来在去大义公社的山路上碰到乡邮递员,我才用个信封把钱粮装起托他带回去。

还有一次,我们3人同公社、大队干部在九岭公社(今大德镇)水晶大队吃午饭,一大桌人的饭钱都是政委给的。他总是说:“你们地方干部工资低,我给这一点没关系。”凡到农村社员家里吃饭,随行都他一人给钱。

记得有一次下乡回来后,我去会计刘信洲那里报销车费和领出差补助(每天四角),一道也把政委的出差补助代领了。后来他亲自把这次领的钱退还了会计,并说他以后不再要,也对我说不再领。身任县委书记,下乡时间那样多,从来不要补助费,我只见到他一个。

随赵政委下乡,往往坐车少、走路多、绕道行、时间长。例如1972年4月15至24日,到铁桥、五星(今巫山)、中兴、大生、金沙、四铁厂,一共走了9天,沿途步行深入农村、厂矿,同基层干部座谈,总结推广经验,密切联系群众。在铁桥公社五通二队先参观油菜现场,又总结二队队长李家政率先办沼气成功的经验:过去烧柴满屋烟,如今煮饭扭开关,从此不烧柴和炭,点灯不用油和电;成功不成功,关键在密封,沼气要办好,关键在领导。4月19日,我们两人步行去五星公社(今巫山乡)邻近开江县的云峰、汉华大队,要过一条大河(现已建桥),洪水齐人深,只好大起胆子去走铁索桥,十分危险。回到公社我把过桥的经过编了一首打油诗,“首过五星铁索桥,心里硬是有些跳,三步并作两步走,越快越摆越胆小。”

1972年9月19日至24日我们一行到丰乐区6个公社10个大队,还去看了兴隆水库工程,共走了6天。19日,在东华公社午饭后未休息,爬坡上大义公社(小地名灵观庙),再从岩上攀援林间小道下兴隆水库,夜宿兴隆公社,第二天到新华公社(均属金峰乡),本来沿河岸下走只五华里就到。我们却从后面爬坡到了青山、茶园大队,那里翻梁就是云阳县的向阳公社。在青山大队登门拜访了支部书记徐守益。在县里,政委就听说徐是“坚持集体”的好书记,所以这次到了兴隆,专程前往拜见一下。

下乡很受教育,这是久有的感受。此行走了不少弯路,爬了不少山,这都是自找的。特别有意思的是9月23日从茂林公社(今厚坝镇)过河到复洪大队,晚上回到丰乐区公所的两个钟头。当天下午涨洪水,到复洪河边去叫船,因水大不开,坐在船上的船工说“要开要五角钱一个”(当时老关嘴过渡是2分钱1个人)。我们只好又找人问路,说哪里过得去?河边的社员听到了赵政委的口音后说“你怕不是开县人”,又说“没有地方宿”。不得已,又只好去求船工给钱开渡。过河是乌杨桥,下农场一带泥巴路溜得伤人心。我们穿的泡沫凉鞋都已踩断,真是又渴又累,走得汗流浃背,到老关嘴喊渡又不开,没办法,只好退回丰乐区公所。

1972年5月28日至6月3日浦里一行走了7天。5月28日早上,我去武装部喊政委走时,他给了5元现金叫去买“五二四五”红苕苗随小车带走。这些苕秧分别送给了红星公社盛兴一队(记得当时我下车去喊的女支部书记王培珍来提的)、长征公社(今长沙镇)××大队、跃进公社(今岳溪镇)民主大队,那里良种很少,政委无偿送给他们推广。在发这些红苕秧子时,政委反复给他们讲:“红苕半年粮,无米可下锅,我县在粮食作物中,红苕产量占着很大比重。因此早栽、多栽、栽好红苕意义重大。想到群众的生活、国家的建设,我们要到处宣传,拼老命抓这个事情,把生产搞上去!”县委书记自己掏钱买良种苕秧送生产队,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同年6月2日参观龙安水库后晚上在上游公社(今岳溪镇)召开座谈会到10点。这时我接到县委办公室电话:明天地区早稻流动观摩现场会的同志到开县,要赵政委赶回去。当时我见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又考虑到领导疲劳和安全,征求政委意见,最好不走。政委说:“决定走,今天晚上走主动些。”于是,区委书记李世民和我们三个前后打着两支电筒,从10点过10分出发,在寂静、漆黑的路上穿山路、过小桥、跨河堤,经过三个钟头徒步跋涉,25华里的路程走完,到达跃进(即岳溪)区里的时候,已是午夜一点了。在回开县的车上,政委说:“我们做任何事情都要留有余地,任何时候都要考虑到可能变化的客观因素。”由于这几天翻山越岭又熬更守夜,过于疲劳,政委在车上不由自主的睡着了。

1973年4月4日至4月19日县委决定以区为单位传达中共中央(1973)14号文件(邓小平给毛主席的信),赵政委到江里的铁桥、临江、中和、天白四个区;陈锡安书记到浦里的跃进、红星、红旗三个区;罗毅明部长到东里的岩水、温泉、大进、正坝四个区。一天一个区,通知区里先把会召集起。

我随政委,他叫买客车票,坚持中途不要车到江里来接送。4月4日上午6点半乘铁桥班车出发,走拢正赶上开会。4月5日这天,我们走了三个区。早上乘铁桥返县的班车到了临江,下午一点搭开县至中和的过路车到了中和。走拢临江就开会,开完会议就吃饭,吃完午饭就到临江中学门口去搭车,一刻也未休息成。过路车不好搭,在那里等到车来的时候,我们招手停车,司机却摆手扬长而去,车子没走出多远,忽然停下来了,一个年轻人从车窗伸出头来大声喊我们:“快来,快来上车!”车上有很多熟人,其中有几个是县委机关的农村工作队员,见司机不听招呼便喊:“他们要到中和去开会,我们把位子让出来他们坐,快停下!”在群众的压力下,司机终于踩住了刹车,我们感谢同志们的关心。

4月6日凌晨一点多钟的时候,突然被对面房间传来政委的咳嗽声、呕吐声惊醒,一直持续了1个多钟头未停止,原来他的胆结石又复发了。因为两次上石亭,气温升降变化大的缘故,政委引发胆结石。在石亭白天到生产队去的路上和晚上睡在床上都看到、听到过他咳嗽、呕吐的病状(在石亭我和政委同睡一间寝室)。那天清早我去家里喊他赶车的时候,夫人齐迅同志对我说:“他病又发了,昨天一天未吃饭,要不是区里召集了大会,我不得让他去。”到铁桥去后一天3顿也只吃很少一点面条。找医院杨医生(上海人)开银翘解毒丸、维生素B6等三味药吃后,昨天稍有好转,又因几经转路过急所以又复发了。

上午传达文件,下午才能出发到天白。天白区离中和区有60华里,就是赶车到三合下车,还得步行45里,而且有十七、八里陡坡,要步行这样远,对一个病人来说是多么大的威胁。作为一个最了解情况和跟随一道的我来说,不得不考虑可能产生的后果。我考虑了三个方案:一是由我把文件送到天白去,找在区的县委委员、工作队长伍先忠同志传达;二是找在中和区的县委常委陈如南同志,我和他一道去传达;三是电话找家里常委吴显孝或来一个书记我们一道去传达,把赵政委接回去看病。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陈如南同志和区武装部长李通本,他们都同意了。当我去征求赵政委的意见时,他却断然拒绝了,坚持要亲自去,只说怕走不拢,提前在十一点半吃饭走。

当天的太阳也好象故意与我们作对,坡陡太阳大,更增加了行走的困难。我俩在天空无一丝云彩的烈日照射下,爬到白水公社(今中和镇)的黄葛树下歇气。我去商店借了两个板凳坐下,回首眺望三合坝子,好象一块一块的棋盘,绿油油的小麦、洋芋、豌豆、葫豆,满目皆是一片小春丰收的景象,政委从挎包里拿出相机说:“来,我跟你照一张。”背靠向三合坝子,手里还提着水壶,就在那个黄葛树下照了一张相。

上袁家坪,过花盐井,到伐木场前头,区委刘文政、廖汉章、张连友来接政委了。原来我俩走后李通本同志打电话告诉了他们。在路过小河沟时发现了一对螃蟹,政委一手抓住了一个大的,另一个则迅速躲进了石头下。5人一道说说笑笑,我发觉他的脚步迈得越来越沉重、吃力。快到区革委的时候,他的脸色有些苍白了。晚上我唯一能办到的照顾他的办法,就是让他9点睡觉,不准任何人来打扰。

后来在座谈工作时,刘文政同志回报了“天白煤炭挑死人”的详细情况。为了改变这种运输条件,商量区里发动群众投工投劳,县里尽力挤钱补助,决心年内修通天白公路,实现区区公路化。后来终于修通了天白公路。

还有一次在下乡调查研究中,了解到鹿洞公社(今麻柳乡)山上“倒流3800里”的大梁上有一处适合修筑水库的好地方,在宣汉县龙观公社境内,涉及不同的县一直难办未动。1972年政委在省里开会时在小组会上作了个发言,秘书作为一期简报反映到了省委领导。征得意向性意见后,回来以县委名义向地委、省委打了报告(我起草的那个文件)。省委12月批复同意将宣汉县龙观公社新民大队五生产队的42户、185人,耕地22.3公顷,划归开县鹿硐公社郭家大队。随即立项动工修建杨柳湾水库。政委就是这样深入基层、了解情况、为群众办实事的。

我要报料(投稿)

相关新闻

最新评论

评论声明:
1、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2、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3、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4、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5、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站点地图 - 版权说明
版权所有 (C) 2010 汉丰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0018461号
Copyright2010 www.kaixian.tv All Rights Reserved 开州日报由中共开县县委、开县人民政府主办 开州新闻社出版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