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 街 随 想

2010-07-29 16:00   来源:开州新闻社     编辑:唐超  评论0人参与

●梁经武

  最好有雨,是随性而来、随意而去的那种。是若有若无丝毫不给人压力的那种,像是飘泊了多年已淡忘故乡的游子,从狭窄的屋檐间飘下,舒服地落在青石板路上作短暂停留。这雨,让行走的脚步不会滑,让行人的衣帽不会湿,它只是想勾勒一下脚下石板的年轮,开启一个遥远的记忆,让远古的足音在自己的心跳声里隐隐回响。

  最好还有风,宽大的外衣迎风轻扬,不系扣,不遮掩,双手就那么休闲地插在宽松的裤袋,漫无目的的走,感受布鞋底摩挲石板的平滑,听街边炒菜时锅与铲碰撞发出的清脆声响。感觉就这样一直走着,忘记开始,也没有终点,就像自己是随风而来,风停人散。

  就是这样一个有雨有风的上午,我坐在街头的茶馆门口。我只能坐在门口,里面袅袅的烟雾从老人们漆黑的口腔和鼻孔悠悠漏出,确实是漏出,老人们都是把烟狠狠的吞进肚里,隔了好一会儿,才有丝丝烟气游魂般随呼吸淡淡缭出,这种经过心肺刷新的气体还有些打人,我猛呛几口,硬是受不了,只得出去,就这样头脑一片空白的坐着,什么都想想又什么都没想起。

  这时我看见一个老汉懒散散的走来,在烟雨空朦里行走着,倒有几分雅致。

  他用两只手拄一根拐棍,拐棍着地的一头一定有铁钉,钉得坚硬石板也空洞的响。

  他什么时候出现的?只是觉得他好像就这样走着,走来。老人一直踩着石板中间凹下去的部分,他一定是在那里面听见了他儿时天真的笑声,要不,他干吗走得那么认真,旁边蹿出的花狗摇着尾巴立起身子咬他的衣角他都浑然不觉。

  这条青石板铺成的街,长有五百米左右,宽两三米,两旁低矮的木楼腐朽错落,犬齿不齐的瓦檐把收集成滴的雨训练有素地投向石板路边的小洞里,滴水穿石的最后注解不在字典,而在这里,他们用百年的冥想和实践演算出了这一真理。

  这些长满青苔的小洞被多事的小孩塞满了竹片或泥巴,“吧嗒吧嗒”的雨滴不管小孩的好奇与纯情,还是水火不容地把所有杂物一滴一滴地拍打出他的势力范围,继续演绎他们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曲调。

  这样的街,这样的路,留不住强壮的生命、时髦的身影,也容不下汽油机的喧嚣、承载不起四轮六轮的重量。自行车的清脆铃声,老人们的咳嗽,小孩的吵闹,倒仿佛是它与生俱来的天然属性。

  这里,属于清闲,属于历史和未来,与现在无关,与现代无关。

  但是,这街,这路,是一定繁华与美丽过的,木楼上临街的低矮而宽大的窗子就是最好证明,里面墙壁上,百货架的印迹仍在,蒸包子饺子的煤炭炉子已经被变卖为废铁,可烟熏火燎留下的黑得发黄的痕迹还顽固的爬在壁上。

  这样的街,这样的路,该有怎样的存在?我想了很久--

  直到看见眼前的这一位老人,老气横秋地悠闲着飘摇而至,我才惊觉,除了他之外的任何一种出现都会破坏这街这路的韵律和氛围,它注定要与厚重有关,与沧桑有关,与回忆有关。它本身就是一部丰厚的历史著作,任何轻浮、时尚、豪华都是它的后辈,在它面前显是肤浅。

  它就像长江黄河沉积的记忆,经历过翻天巨浪,流淌过良田美池,见证过荣辱兴衰,突然,一个风平浪静就沧海桑田了,只是留下一个拄着拐棍的老人,几条已脱毛的花狗,一条青石板路,一个茶馆,茶馆的门槛上,坐着一个不知深浅的后生肤浅地张望与遐思。

我要报料(投稿)

相关新闻

最新评论

评论声明:
1、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2、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3、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4、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5、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站点地图 - 版权说明
版权所有 (C) 2010 汉丰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0018461号
Copyright2010 www.kaixian.tv All Rights Reserved 开州日报由中共开县县委、开县人民政府主办 开州新闻社出版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