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鹭》 将生命与死亡、友爱与遗憾融为一体

2020-05-23 02:36:16   来源:新京报   

  我认为“多元文化”对沃尔科特的最大影响是造就了他的大诗人地位。还是引用他自己的话吧:“大诗人无意于标新立异,也没有时间另辟蹊径;他们只要将所读的诗全部吸收,自然就会写出别具风格的作品。”

  新京报:沃尔科特同时也是位画家,这一点《白鹭》在前言中也重点提及。画家的独特观看视角和方式如何影响了《白鹭》的写作?

  程一身:《白鹭》中的绘画诗大体包括两类,一类是以绘画为题材的作品,如《在画室》《我走出画室》《在卡普里》等。一类是有绘画特色的诗,所谓“笔墨的转移”主要指这类细察细描式诗歌,这类诗极多,又可细分成两种,写景的和写人的。写景的绘画诗可以《码头之夜》为代表,写人的绘画诗可以《搬运工》为代表:“他们能,单手,举起惊人的线缆盘,/双臂举起摇晃的镀梓板/把它固定在支架中,这时吊钩和摇柄/在附近摆动。午饭时他们在绳索捆绑的/如山的货车的影子里吃东西……”整体而言,《白鹭》中的绘画诗具有鲜明的油画风格,其特色是用笔客观精确、线条层次繁复,效果清澈澄明。

  与布罗茨基彼此珍视

  新京报:与诗集名同名的组诗《白鹭》的最后一首,沃尔科特写了与约瑟夫·布罗茨基之间的友谊,赞美了布罗茨基的灵魂之美丽。沃尔科特和布罗茨基、希尼等人之间的友谊,对他的写作产生了哪些影响?

  程一身:沃尔科特和这几位诗人都是生活在美国这个发达国家的边缘人,外来者,移民或流亡者,他们大多来自小国,尽管布罗茨基的国家不小,但他是个被驱逐出境的犹太人和政治犯。更重要的是他们都是大诗人,都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堪称一时之盛。其中沃尔科特与布罗茨基的友谊尤其深厚。这当然是因为他们惺惺相惜。所以《白鹭》组诗中有两首写到了布罗茨基,其中最后一首提到了他的名字,并在诗中罕见地直抒胸臆,称道他“天使般美丽的灵魂”。在这几个人中,沃尔科特与布罗茨基也是唯一一对互写评论的人。我个人感觉沃尔科特对俄语诗人情有独钟,特别是安娜·阿赫玛托娃和曼德尔施塔姆,他们那种因写作而遭受迫害的命运在布罗茨基身上得到了延续。所以,在致布罗茨基的一首诗《欧洲的森林》中,沃尔科特反复提到曼德尔施塔姆,其中有这样一句,“那些来自曼德尔施塔姆诗行中的寒冷气息”,他分明把布罗茨基看成了流亡中的曼德尔施塔姆。就此而言,沃尔科特与布罗茨基等人的友谊对他的主要影响我认为并非写作技术方面——在相识之前,他们的写作都已经非常成熟了——而是作为移民或流亡者的彼此珍视,正是从这个意义上,沃尔科特和布罗茨基、希尼被称为“三剑客”。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站点地图 - 版权说明
版权所有 (C) 2010 汉丰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