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鹭》 将生命与死亡、友爱与遗憾融为一体

2020-05-23 02:36:16   来源:新京报   

《白鹭》
作者:德里克·沃尔科特
译者:程一身
版本:广西人民出版社
2018年10月 沃尔科特水彩画。

  《白鹭》出版时,沃尔科特已经八十岁,如所有人一样,其生命已无可避免地将要走到尽头。诗人站在死亡跟前,不得不面对这必然的命运,看到一生所珍视的东西渐渐消逝,感受到老年人所面临的情欲困境,这让整部诗集带有相对平静的语调,尤其是与诗人的前期诗歌相比。诗集中,沃尔科特提炼出“白鹭”这一意象,让“它以洁白美丽的形体、飞翔舞动的姿态、神出鬼没的方式结构了全书,并将生命与死亡、友爱与遗憾、现实与艺术、清晰与神秘融为一体”。

  

  一个轻盈飞翔的世界

  新京报:布罗茨基在为沃尔科特一本诗集写的序言中说,“诗人的真实传记,如同鸟儿的传记,几乎都是相同的——他们真正的数据,是他们发声的方式。”《白鹭》这本诗集“发声的方式”是怎样的?与之前的《奥麦罗斯》或处女作《二十五首诗》等有何不同?

  程一身:按照布罗茨基的论述,区分诗人的尺度不是发声的内容,而是“发声的方式”。在他看来,一个诗人“发声的方式”主要体现在“他的元音和发丝音的辅音里”,“他的节奏,韵律,和隐喻里”。其实诗人所用的“元音和发丝音的辅音”就是“词语的选择”问题,更确切地说是词语的声音选择问题,而这正是形成诗歌的节奏和韵律的基本元素。至于隐喻,其实是一种小型的虚实结合体,是诗人借助相似性完成的由此及彼,由实及虚的转换与结合。这些在《白鹭》诗集中都有完美的表现。

  友谊是《白鹭》诗集中出现最多的主题之一。每一首友谊诗写得都不一样。用布罗茨基的话说就是“发声的方式”不同。这里试举一例。《白鹭》的第六首怀念亡友深沉动人,这首诗的前12句交韵:week(周)与beak(嘴巴),gone(消失)与lawn(草地),rain(雨丝)与plain(平原),falls(落)与waterfalls(瀑布),left(剩下)与lift(升起),rain(雨)与again(又)。后3句连韵:disappear(消失),happier(高兴),prayer(祈祷)。week与beak分别对应着抽象的时间和具象的嘴巴,gone与lawn同样包含着抽象与具象的对应,而且体现着消失与存在的张力。rain与plain则体现了运动与静止的差异。falls与waterfalls分别对应着雨与瀑布的下降,对应着广阔细微与集中急骤的不同。left与lift仅一字之差,前者意为“剩下”,指健在的朋友,后者意为“升起”,描写天使,亡友的化身,二者形成了富于张力的对称。rain与again可以显示雨的反复来临,对应着诗人对亡友的反复怀念。交韵在总体上制造了一种融合效果,体现了白鹭与朋友、白鹭与天使,以及白鹭与雨丝的融合。诗歌最后采用三连韵,不仅表明这三行是一个独立的单元,而且显示了诗人怀念亡友的一贯性:诗人坚持他的祈祷(prayer)对抗友人的消失(disappear)。由此可见,押韵可以跨越远距离达成词语的结盟,押韵词和被押韵词显然构成了更亲密的关系,从而使诗歌更有艺术性。关于隐喻,我也举个例子。《白鹭》中多次写到浪花,在《金合欢树》的第三首中,他把浪花写成了“成排的修女弯着腰”,这确实是沃尔科特式的比喻,准确而复杂。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站点地图 - 版权说明
版权所有 (C) 2010 汉丰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