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外公是河长

2019-05-23 00:41:45   来源:大理日报   

□ 王逸菲

每次翻开相册,有那么一张引人注目:照片上的老人站在河岸边,手持长柄捕捞网,正在专注地打捞河道中的垃圾。头上的鸭舌帽挡不住鬓间的银丝,汗水顺着银丝流到了脸颊上,沾满灰土的蓝袍子下遮不住那双已经裂开的鞋——他就是我的外公。

这张照片拍摄于2017年1月27日——这天是除夕。按照惯例,这一天,应该是一家人其乐融融聚在一起的美好时光。村子里家家户户正忙着洗菜、宰鸡、杀鱼。作为“河长”的外公,一大早,就拉着手推车、拿着保洁工具出门了。直到午饭时间,仍不见回来,外婆便派我出门去叫外公回家吃饭。我出了家门来到了外公工作的河道边,老远就见到了他,便有了照片上的一幕。

“外公,该回家吃饭啦!”我大声喊道。

“还有一点点就干完了,你先回家吃饭吧,不用等我了。”见我不肯回家,外公只好暂时结束上午的工作,拉着一车的垃圾往垃圾池走去。外公十分熟练地将垃圾车中的垃圾倒入了垃圾池。见垃圾池外溢了许多垃圾,他又弯下腰,挥动铁锹将垃圾清理进了垃圾池后,才露出了大功告成的笑容。

外公匆匆地洗漱一下,和我们一起吃过午饭,便又去工作了。外公说,今天是大年三十,家家户户大扫除,垃圾特别多,得加油干,把村心道路打扫干净,把河道清理干净,让大家干干净净过年。

外公告诉我,以前的洱海水很清,能见到几米远的水底。他还说,他生在洱海边,长在洱海边,喝的是洱海水,吃的是洱海鱼,洱海就像一位母亲,他对洱海有特殊的情感。他还说,近年来洱海周边的客栈渐渐多了起来,洱海水质却一天不如一天。那场大范围的蓝藻暴发让人记忆犹新:蓝藻像油漆一样浮在水面上,散发出阵阵恶臭,大片大片的水花生、水葫芦占领了大片海域……不过,现在好了,近年来,当地政府积极响应习近平总书记的号召,颁布了《大理市洱海生态环境保护“三线”划定方案》等一系列洱海保护治理方案。家家户户建起了化粪池,一条条排污管道蜿蜒在洱海旁,好几座污水处理厂先后建成;随处可见打捞“水花生、水葫芦”的滩地管理人员忙碌的身影,洱海的水逐渐变得清澈透亮起来。说到这些,外公被太阳晒得黝黑的脸上浮现出了笑容。

听外婆讲,外公担任卫生保洁员已经有十多年了。当年,村里要招聘卫生保洁员,由于工资太低,许多人都不愿意干这又苦又累的活,已经退休在家的外公主动接下了这份工作,这一干就是十多年。外公干工作特别认真负责,哪里有需要他就去哪里。当大理市实行“河长制”后,外公自然成了河长。

新闻搜索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站点地图 - 版权说明
版权所有 (C) 2010 汉丰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