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店不断、线上停运,国安社区撤退?(2)

2019-05-23 00:06:50   来源:新京报   

国安社区业务涵盖洗衣、图书馆等十项服务,高峰时具体种类达上千种,“杂而不精”分散其过多精力。新京报记者 张晓荣 摄

  (上接D01版)

  运营成本高企、盈利难

  根据国安社区官网信息,其隶属于国安社区(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在中信集团、国安集团双品牌背书支持下产生。天眼查显示,中信国安集团的全资子公司中信国安城市发展控股有限公司为国安社区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持股46.01%。

  背靠中信国安集团,国安社区也被认为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项目,还曾获得北京市相关部门的资金扶持。不过,国安社区似乎并未让支持它的各方满意。自2015年开出第一家门店,此后迅速扩张到如今大幅收缩,国安社区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根据多位员工的说法,门店涉及业务种类繁多,分散了过多精力,且运营成本过高,但多项业务均未盈利,国安集团的资金一旦供不上,就只能关店。

  北京一家门店店长(化名)周磊跟新京报记者算了一笔账:以他自己所在的门店为例,之前有21名员工,月工资每月至少6000元/人,仅工资一项开销就超过12万元,此外还有房租、水电等各种开销,运营成本很高。周磊还称,裁员之后每个门店只剩4名员工,即便月工资最低5000元/人,员工工资就需要2万元,房租则8万元/月,再加上水电等各种开销,每月至少收入15万元以上才能盈亏平衡,很少有门店能达到,何况是要养活20多名员工。根据周磊的说法,几乎没有门店盈利。

  一边不盈利,一边急速扩张,国安社区对资金储备要求很高。与此同时,国安社区的“拉新”方式也在“烧钱”。国安社区曾用免费办会员送礼品和优惠券的方式获取会员,如果25元/月的优惠券免费赠送一年,每个会员则需要补贴300元/年。

  但实际上,这种方式并未给国安社区带来高黏性的顾客,王莉(化名)就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自己有两部手机都办了会员,她和老公两个人每个月能拿到75元优惠券,但只有在能用优惠券的时候才会过来消费,平时几乎想不起来。5月13日,由于附近的门店关闭,住在通州的王莉跑了好几家门店,最后到国安社区呼家楼店消费,值得注意的是,她没花一分钱就拿到了售价100多元的商品。当天正在清仓的双井店内,基本都是和王莉一样前来清空优惠券的顾客。

  ■ 消费观察

  国安社区被质疑“不懂”社区零售

  为什么不去国安社区消费?王莉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没有蔬菜水果,米面油买一次吃好久,只能买点零食和饮料,楼下超市就解决了”。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站点地图 - 版权说明
版权所有 (C) 2010 汉丰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