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文明和思想不好好呵护,也会消失

2019-04-21 06:31:08   来源:钱江晚报   

胡翠娥 南开大学教授,翻译系主任。

  数百万字的《思想史:从火到弗洛伊德》,叙述了人类从史前到现代的思想变迁和智力全貌。

  胡翠娥,1970年出生,现南开大学教授,翻译系主任。在这本书的万字千行里,对于译者的介绍不过是寥寥数行;而她又存在于书的无数细节里,从文中注释到文末无比详尽的中英文索引……如果说原著作者彼得·沃森是人类思想史的探索家,那作为译者的她就是这部思想史在中文世界的领路人。

  钱报记者:《思想史》无疑是一本巨著,您在翻译的时候遇到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胡翠娥:《思想史》是一部百科全书式巨著,纵览了自人类直立行走与取火直至20世纪初的世界思想文化发展历程。它涉及哲学史、科学史、宗教神学史、艺术史、教育史、社会学史、语言学史、经济学史、政治学史和文学史等多学科,没有宽厚的知识结构、严谨的求学精神和不畏艰难的决心以及对作者和读者都负责任的态度,翻译它几乎是一项不可能的任务。

  对我来说,最大的挑战和困难就是力求准确。学术翻译中,一字之差,谬以千里。为此,虽然我从事英语教学和翻译研究几十年,但也是战战兢兢。有不确定或疑问的语句,都会向外教或外籍友人请教,直到弄懂弄通为止。

  钱报记者:您认为,这本书更适合什么样的人群去阅读?

  胡翠娥:这本书不仅仅是一般的通识读物。虽然它不是关于某一个问题的专门性论著,但是作者在论述每一个问题和每一个学科领域的知识时,都运用了历史上和当代的权威研究成果,其引用文献当之无愧是前沿性研究。我认为,这本书既可以当做成人通识性读物,也可以作为大专院校师生从事教学和研究的严肃参考阅读书目。

  钱报记者:作为《思想史》的译者、翻译史学的老师,在您看来,人类文明的思想进程是线性的吗?还是不断变化、自我辩驳的一个混合体?对于这个命题,您和作者的观点有怎样的异同呢?

  胡翠娥:很多人在阅读这本书时,容易迷失在书中的宏伟、广博和细致的论述中,乃至忘记作者的写作宗旨。正如作者在前言中所阐明的:“思想的发展,或者说文明的进步,不是这么简单。通观整个历史,某些国家和文明在一段时期内散发过光芒,然后消退。思想史绝不是一条直线,这正是它的魅力所在。”

  我同意作者的观点,思想不是按照直线演进的。曾经出现过的伟大文明和思想,如果不好好呵护,也会消失、毁灭。《思想史》试图让我们从历史中去思考:思想生活既伟大又脆弱,既能传承也能毁灭或消失。

新闻搜索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站点地图 - 版权说明
版权所有 (C) 2010 汉丰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