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跃文“读书不少”

2019-04-21 06:30:53   来源:浙江日报   

  王跃文成名多年。可惜我只读过他的《国画》一书,出版于1995年5月,当时这本50万字的书在三个月内重印5次,但依然阻止不了猖獗的盗版行为,据说市面上流通的盗版书高达500万册之多。这证明了一条规律,优秀的文字是不会死的。作者在重读这本书时,仍禁不住热泪盈眶:“书中的人和事,常常撩拨起我心中的火焰。这是一部孤愤之书,也是一部忧患之书。”

  近日读到他的新作随笔集《读书太少》,顿觉名家创作自有名家之道——“读书不少”。王跃文读多少书?恐怕他自己也弄不大清楚。但从这本《读书太少》中的篇章里,可以闻到时时透出的书香。“当吃药成为时髦,疗救的不但是人,世道也必然变了。《红楼梦》里,宝玉见了女孩子,必定要问道:‘妹妹读什么书,吃什么药?’大观园的少爷小姐们相互赠药,也是风雅的事。”“周作人抄书成文,居然可以发表!我只抄过一回书,就是把《老残游记》里的几段话,稍加翻译抄下来,竟然也发表了。”作家读《红楼梦》《老残游记》,当然太普通不过了。

  那么,再古一点的呢?“人类历史上很少有具体形象描绘未来的文学作品,少有的几部也多是扯淡的,当然它可能是人类很多重要的思想资源,比如《礼记》(非严格意义上的文学作品)、《乌托邦》。再偏僻一点的呢?犹太人有部圣典叫《塔木德》,犹太人的孩子七岁便开始修习,终身遵奉。那是可以培养出民族高贵灵魂的书”。

  他读的外国文学也不少。他这样自述:“我最初喜欢的是读外国文学,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巴尔扎克、狄更斯、雨果、司汤达、哈代,等等,大凡图书馆能找到的书,都读完了……记得罗曼·罗兰的《约翰·克利斯朵夫》,我就是从寝室同学手里拿来看的。傅雷先生的译笔,那部书给我带来的心灵和情感冲击,至今回忆起来仍是那么强烈,仿佛雷电与鲜花同时迸发出炫目光彩。我对音乐、对友谊、对爱情的启蒙都来自于它。”“这些外国作家,影响我至深至重的是托尔斯泰,他的文学光辉照耀了我多年。从托尔斯泰那里,我领悟到伟大的文学家,必须是伟大的人道主义者。”

  不仅如此,王跃文还与时俱进地在创作中不断读书。他写《大清相国》时就读《清史稿》《清史编年》《清稗类钞》《圣谕广训》《啸亭杂录》等等,甚至日本人编写的《清俗纪闻》也不能放过。他在《大清相国》里写的康熙虽不是主角,但脑子里都是康熙的形象。“这都是《清圣祖实录》里头的东西,如果我写出来的康熙不是那么回事,就是古人欺我。”作家的艰苦劳动绝非一蹴而就,而是既读又写,穷毕生精力耕耘在文字堆中。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站点地图 - 版权说明
版权所有 (C) 2010 汉丰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