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伟 艺术之路永怀敬畏之心

2019-03-21 01:32:43   来源:兰州日报   

    书桌上的一幅作品,正是他对“沉”的理解与总结。作品上书:一则积学以储宝,酌理以富才,沉入溯源,静水方流深。二则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方不枉费推移之力,此日中流自在行。三则砥砺年华,沉淀生命,方能返璞归真,才能期待无意于佳乃佳,期待绚烂之极复归平淡。终可归向融多为一,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最终如其人而已。故可憧憬从艺之高境,“归来笑拈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

    当代篆刻经过近30年演进,在传承的基础上有了极大的变化与发展。篆刻大家丁敬、吴昌硕、黄牧甫、齐白石、陈巨来的印风是丁伟篆刻的基源。“古人篆刻思离群,舒卷浑同岭上云。看到六朝唐宋妙,何曾墨守汉家文”的妙理早已烂熟于爱篆刻爱好者的心理。而他的大量篆刻作品,用刀果断,章法妥贴,平静中给人一种穿透力。

    细观丁伟的书法作品,印象最为深刻的莫过于隶书。隶书毕竟上承篆书遗脉,下开楷书之源。隶书流派迥异,各臻其妙。隶书起源于秦朝,一说起源于战国时期。同时,也影射了考古、文字权威专家的准绳度。

    “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丁伟的一句话流露出了他内心对书法篆刻艺术的执着情怀:“选择隶书就是选择轻松舒展,不再为‘蚕头燕尾’、‘一波三折’所局限,可以尽情地驰骋在自由拓展的领域。我们应该感谢秦始皇、李斯、程邈,更应该到大秦国倾听他们的对话和历史的足音。”

    他说:“古代遗留许多经典碑碣,如《石门颂》《乙瑛碑》《礼器碑》《西狭颂》《熹平石经》《尹宙碑》《曹全碑》《张迁碑》《封龙山顶》《鲜于璜碑》等等。其中乙瑛、曹全诸碑较为严谨,西峡、张迁、石门颂又为隶书中篆、楷、行三体代表。而曹全碑在汉隶中独树一帜,与乙瑛、礼器同属秀逸类,有‘回眸一笑百媚生’之态,而我则深受其影响。”

    丁伟在《砚田心语》一文中这样写道:夜阑人静,月华如水,斗室寸居,虽无修林茂竹,素琴金经,然朗月在抱,清风入怀,亦属宜人惬意之境。煮一壶香茗……读二王之儒雅、苏米之峻拔……与前贤共语,与星月共眠……足见他的心智。

    茶不厌精,灸不厌细。挥毫亦如茶事,唐代茶事大抵经由备器、选水、取火、候汤、习茶。唐代书法亦是无比繁盛:颜真卿、柳公权、褚遂良、虞世南、欧阳询个个都令人触手不及。而丁伟在创作与教学当中尽情演绎经典,使之融汇贯通,并初步形成自家风骨。

新闻搜索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站点地图 - 版权说明
版权所有 (C) 2010 汉丰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