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脱亚入欧的路上,"新汉语"扮演了什么角色?

2019-03-16 08:21:52   来源:经济观察报   

明治初期翻译概况

明治维新初期,一些人意识到新时代已降临日本。于是,他们发明了“文明开化”这一概念,称呼新时期的到来。不过当时还未把“modernage”联想为“近代”,当然“近代”一词也没产生,大概时人首先想的是求新吧。在追逐新潮的过程中,他们发现重要的是创造新的个体人格和新国家。因此,到明治30年代中期以后,文学家们在“modernage”中产生新联想,作为译语“近代”这一概念才流行起来。

当然,“近代”译语必然与近代意识相伴相行。我们平时常说“中世”或“近世”,不过是依据历史时间的推移,未必对“中世”或“近世”有什么意识或情感上的关联,但“近代”却并非单纯的时间指向,而是暗含了价值取舍和方向性。

有取舍,就有新旧对峙。有对峙,就会激励超越对手的博弈。有识之士认识到,要迎接新时代的到来,就必须转换原有的思维方式。而如何转换,关键在于新意识的培养;新意识的培养则来自于新汉语孕育新观念。因为,语言是文明的窗口。

在日本,对峙所凝聚的时代热情引爆了新名词的原创力,在大量译介西方文化时,人们创造了许多与“近代”相关联的词汇或学术用语或表达新观念的新概念。如“文化”与“文明”、“经济”与“社会”、“政治”与“文学”、“哲学”与“理学”、“心理”与“物理”等,这是当时日本人在接受蜂拥而至的西方文明时,必须面对的新十大领域。而在这新十大领域里逐渐脱颖而出的,诸如科学与真理、权利与义务,以及自由、宗教、逻辑、进化论等等,并及与上述概念相关的新词汇纷纷涌现,在日本着陆并开始流行,为提高日本人全面的近代意识做出了贡献。

日本脱亚入欧的路上,新汉语扮演了什么角色?

翻译家大都是明治初年的著名学者,西周、森有礼、津田真道、福泽谕吉、加藤弘之、中村正直,他们在19世纪下半叶1873年前后,创办了启蒙学术俱乐部“明六社”,创造了大量的汉语新名词,在“明六社杂志”上发表,日本人称之为“新汉语”。

翻译是不易的。当平假名无法实现与西学完美对接、而片假名又只能音译之际,明治人很快借助汉字思维完成了初期对西方文明观念的译介。他们绞尽脑汁,挖掘汉籍中的相应语汇,再进行脱胎换骨的改造,再现译语的内涵与准确性,创造了日本“新汉语”。这些“新汉语”因启蒙而浅显易懂,不仅在日本流行,而且还产生了连带效应,逆袭返回中国,在汉字宗家获得普及并荣升为新时代汉字的主流,在近代学术领域独领风骚,甚至因教育而渗透到日常生活,活跃在整个汉字文化圈,沿用至今。

 1/7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站点地图 - 版权说明
版权所有 (C) 2010 汉丰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