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罐罐茶煮沸的声音里

2019-02-14 12:02:02   来源:天水晚报   


  门外的月光很亮,使劲儿往窗台里爬。
  炕台上的窗帘布很薄,微微遮得住些许月光。
  我总伴着夏夜的蝉叫在一片白月光下入眠。蝉叫声淡去,白月光暗下来,我便昏昏沉沉地睡去。
  在乡下的日子,有白天黑夜,却没有几时几刻。天亮了你便醒了,天暗了你也该睡了。
  蝉叫声是什么时候停的?
  你忘记了。
  它只负责为你唱一曲催眠曲,哄你入睡。叫你起床的,是后院或是邻家那几只趾高气昂的大公鸡。
  大公鸡比你起得早,比下田劳作的人还要起得早。它一声叫,天下的村庄都得听它的!
  奶奶最听她老伙计的话,公鸡一叫,她的鼾声就停了。她不立刻就起来,总会等自己再清醒几分,然后摸摸索索地套衣服。
  她的动作很轻,我在半梦半醒中听着她下炕,穿鞋,然后再回来。
  她开门的时候屋外的冷风会乘虚而入,屋子里会霎时飘进来一股凉气。梁山的早晨,即使是夏天,也是异常寒冷的。奶奶清淡地咳嗽几声,便从后院回来了。
  这时候我依旧是半梦半醒的,听到她回来,总是要迷迷糊糊地叫她一声:“婆婆?”
  奶奶是个大嗓门的人,可每到清晨,她的声音总是压得很低,她应着我:“噢,我的娃醒了。还早得很,娃再睡一会儿。”
  奶奶一直把我叫娃,我二十几岁了她还是这样叫我,直到她离开这个世界,我也依然是她的娃。

新闻搜索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站点地图 - 版权说明
版权所有 (C) 2010 汉丰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