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故乡

2019-02-14 12:01:56   来源:天水晚报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每次回家,都有一颗忐忑的心。其实,故乡就像揣在兜里发黄的照片,时间久了,总想拿出来看看,故乡也如同折叠起来的一幅画,即使心房再小,也要给它留个位置,没事的时候,总会对照画儿发愣。心中的忐忑,就是一个怕——怕的是记忆中的故乡早已不在,牵挂的人或衰弱或已不在,只能在记忆中追寻。
  每次回到家里,总是围在父母身边,听着他们的絮叨,感受着故乡的变化。虽然都是些家长里短的话语,但是倍感亲切。这一刻,心无杂念,父母的话语如同流过心间的清泉,让疲惫的心灵得到静明。
  闲下来的时候,总要在村庄周围走走。然而,如同这个喧闹的世界一样,记忆中的故乡早已不在,许多年轻人走到外面,融入到进城的浪潮中去了。偶尔看到的是残垣断壁,尤其是小时候上过的学校,早已没了往日的生气,孤零零地伫立在那里,只把一份记忆坚守。抬头望去,村庄山顶的那棵柏树,依然挺立守护着一切,不管岁月如何流逝,村庄如何变换,它总是一无怨念,默默注视着如同孤儿般的村庄。来到田间地头,庄稼越种越少,干活的乡亲也了无踪影。儿时奔跑过的山路上杂草丛生,路径难觅,小时候山中随处可见的牛羊,更是没了踪迹。也许,用不了多少岁月,村中的孩童连那些地名都叫不出了。
  每次回去,许多故人不见了,村庄在变迁中前行,许多事物也只能在记忆中追寻。“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儿时的冬天,雪下得很大,也下得很厚,每次下雪,都是最快乐的时光。孩子们从家中偷偷溜出去,找一把方锹,或是自己做一个小平板,在村中最陡的路段飞快地滑下,和雪诉说着童年的快乐,最后,总是在父母的吼叫声中依依不舍地回家。手冻得如同小孩裂开的小嘴一样,却不知道疼是何滋味。过年的时候,村中总会搭个轮秋或秋千,让我们把快乐随意挥洒。平日里,小伙伴们围在一起,总会玩摔跤、做迷藏、弹杏核、掷物子、分田地的游戏。如今,只有过年的时候还能感受到几丝热闹,平时,只有留守的父辈和孩子,孤单寂寞地坚守着故土。

新闻搜索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站点地图 - 版权说明
版权所有 (C) 2010 汉丰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