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起画笔 因了书法

2019-02-12 11:36:47   来源:天水晚报   


  □李在兵

  提画笔,因了书法,也因了撺掇,更因了许多道不清明的笔墨情愫。
  三年前的初秋,挚友杨君相邀品茗于江边名为“绿岛茶楼”的船上。我是早到的。点茶掺水,捧盏移目,心便游离于周遭的山光水色。江水宛如一匹湛蓝的缎子,从上游天际缓缓飘入远山的青黛,随云影变换色调。水流很静,风揉碎粼粼波光,少女般流盼,渺渺悠悠。有时看似向西皱起,风头乍变,又盈盈地吱扭着向南漾去。偶尔船过,巨大的引擎激起如练的白浪,向岸边滚涌。沙鸥点点,浮沤嬉遨,忽儿振翅凌波。江风夹濡着水气云烟扑面而来,深深一吸,沁入心脾,仿佛山光水色也流进了心胸,使人顿时恬然开阔舒展起来。多美的画幅啊!这是约见早到的妙处。
  正离驻的踟蹰,杨君到了。一迭连声的致歉,冲茶倒水,无边的话语便在茶雾间弥漫开来。
  我们谈书法,谈文学,谈时事。无意间还谈到一位陈君对当下中国画的诟病。朋友转述陈君的观点,言画者书法和文化的缺失是当代中国画的最大痼疾。我也读过相关的论述,鞭辟和笞挞便不可避免了。我们从黄吴倪王再到文沈仇唐,讲起他们的诗文、书画;也谈到了周臣,谈到“但少唐生三千卷书”;谈到董其昌的“以禅论艺”;谈到自古留名开宗的画家都精书善文。
  “你应该画画!”忽然,杨君脸色一正,眼光一闪,又一亮。“你应该画画!”他话音一扬,“要不然,真浪费了你的一手好字!”他见我懵然,便径直环视江色山景,幽幽自语:“多好的条件啊!人家一辈子都苦求不来的东西,你轻而易举就具备了。不是说你有多大担当,多么伟大,至少你可以试试!”
  我打断了他的话语,否认自己是那块料。我确爱写字,自认并不甚佳,惶敢论好!心却被他的真诚打动。我能试试吗?
  此后的很长时间,那山光水色和杨君的话总萦绕于心。“我能试试吗?”这话浸人肌骨,时时扣问我的心扉。
  我开始关注绘画的事。收集资料,购回《芥子园画谱》,看《宾虹画论》,还买了几本宋画书籍,几番折腾后便开始下笔了。虽然我对毛笔很熟悉,但提笔画画毕竟跟写字大不一样。用惯常的书法思维去衡类绘画中的线是不行的,总想着要自然流畅,变化多端,结果线美了,造型却不准,线形离析。我选择了宽容的山水,从临摹宋画入手。还好,费时两天,用尽九牛之力,终成了初作《溪山清远》。忐忑间,拍照与杨君。
  随即引来一通扑耳的恭维、赞赏亦或鼓励。“额好!好!不错!不错!我就说嘛,你行的!要我看过的南瓜都不长,我说你行你就行……”那头眉色飞舞絮叨喋喋,我却没有兴奋和自得,只默默挪开手机,怜爱的眼神摩挲着凝了两天心血的结晶,在期待中按了结束键。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站点地图 - 版权说明
版权所有 (C) 2010 汉丰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