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矿权案”的前世今生未了局

2018-12-31 00:11:07   来源:新京报   

  对于这份65号文,凯奇莱一方认为,省政府的这个答复实际上形成了主管部门国土厅对双方合同的备案和探矿权转让的批准。

  而西勘院一方则有着不同的理解。陈锵说,65号文只是表明政府在进行协调后,把双方意见写进去,并不代表政府的审批意见。

  多年后,陕西省国土厅在一份相关情况说明中也表示,65号文只是对“双方意见的表述”,“不是我厅对‘合作勘查’‘探矿权转让’的审查或审批意见”。

  事情很快出现了新变化。65号文印发一周后,陕西省国土厅接到省政府办公厅转来的领导批示,要求其研究中国化学工程集团公司(下称“中化”)、香港益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香港益业”)参与波罗井田的勘查事宜。

  彼时,西勘院已自行完成了波罗井田的详查。

  与鲁地、秦煤和凯奇莱不同,中化和香港益业最初找到的不是西勘院,而是榆林市政府。2004年11月,两家公司在招商洽谈会上与榆林市政府签订了240万吨甲醇MTO项目合作协议。按照21次会议纪要的精神,省发改委发文明确:波罗井田为MTO项目的配套煤矿。

  几个月后,西勘院果然与香港益业签订了波罗井田的“地质项目合作勘查合同书”。

  2006年5月,西勘院与香港益业签订合同后一个月,凯奇莱起诉西勘院。

  在起诉状中,凯奇莱要求陕西高院判令西勘院继续履行合同,并承担违约引起的经济损失3000万元;此外,还要求西勘院将探矿权转入凯奇莱名下。

  陕西省高院作为一审法院审理该案,65号文成为法庭认定的证据之一。

  2006年10月,陕西高院一审宣判:《合同书》有效,双方继续履行;西勘院向凯奇莱支付违约金2760万元;判决生效后的一个月内,西勘院将探矿权转入凯奇莱名下。

  赵发琦认为一审结果超出预期,“没想到”。陈锵则说,这次判决有问题,陕西省高院不懂政策,“连探矿权转让合同的审批生效制度,以及审批机关都认定错误。”

  新京报记者联系陕西省高院,希望了解当初的案件审理情况,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省政府发文干涉最高法断案?

  很快,西勘院向最高法院提起上诉。

  二审期间,2008年4月,陕西省政府向最高法院发出《关于西勘院与凯奇莱公司探矿权纠纷情况的报告》(下称“情况报告”),其中阐述种种理由,不能执行一审判决,并有“执行一审判决将造成国有资产严重流失”等论断。2009年11月,最高法做出二审裁定,将此案发回重审。

  2010年,这份情况报告流出,引发媒体争相报道,媒体纷纷质疑陕西省政府发函“干预司法”。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站点地图 - 版权说明
版权所有 (C) 2010 汉丰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