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矿权案”的前世今生未了局

2018-12-31 00:11:07   来源:新京报   

  而就在2003年10月22日,陕西省第21次省政府常务会议纪要决定:对由省政府前几年已经给予一些煤田探矿权的单位,一律视作代表政府实施地质勘查,探矿权人无权处置探矿权,其探矿权是否转让,转让给谁、如何转让,一律由省政府根据基地建设总体规划和转化项目落实情况做出决策。

  西勘院属于陕西省事业单位,其持有的探矿权是代省政府持有,属国有资产。此后,山东省鲁地矿业有限公司认为这个省政府政策对企业不利,主动提出退出。

  赵发琦的凯奇莱公司同时进入西勘院的合作视野。赵发琦,1966年生人,此前从事建筑工程行业,攒下了第一桶金。

  2003年底,“当时和家乡的朋友聊天,说起西勘院有一块井田,说这是个商机”,赵发琦说,他就去找西勘院,准备着“发大财”。

  经过洽谈,赵发琦以凯奇莱法人代表的身份与西勘院签订了《合作勘查合同书》(下称《合同书》),约定凯奇莱向西勘院支付前期勘探费用1200万元,以获取普查成果80%的权益。在此基础上,西勘院与凯奇莱以2:8比例出资,对波罗井田进行详查、精查,并以相同比例分享后续收益。

  一个重要的争议点是合同性质。

  合同中除了合作勘查的条款外,还提到与探矿权转让相关的内容。其中第11条约定,对于勘查成果,西勘院、凯奇莱按所占权益比例成立公司联合开发,或由双方协商,西勘院将所占权益转让给凯奇莱后,由后者独自开发。

  凯奇莱二审代理律师林鸿潮告诉新京报记者,签订这个合作勘查合同“最终目的肯定是想转让探矿权”。而西勘院现任律师陈锵(化名)认为,签合同“本身就不是签探矿权转让的事”。探矿权转让要经过政府主管部门审批才能生效,和其他合同不一样。

  依据国土资源部《矿业权出让转让管理暂行规定》,“各种形式的矿业权转让,转让双方必须向登记管理机关提出申请,经审查批准后办理变更登记手续。”

  与探矿权转让相比,国土资源部并未要求合作勘查也须经过审批。依据《矿业权出让转让管理暂行规定》,“不设立合作、合资法人勘查或开采矿产资源的,在签订合作或合资合同后,应当将相应的合同向登记管理机关备案。”

  新京报记者多次询问双方,这个合同是否意图规避审批进行探矿权转让?双方均未给予明确回应。

  备受争议的65号文

  当时,《矿业权出让转让管理暂行规定》出台仅4年,国土主管部门尚未出台 “合作勘查”备案程序实施规范。

  虽然十几年后,最高法在终审判决中明确,合作勘查合同的成立、生效、履行,均不需要政府主管部门的审批,备案亦不是合同生效的必备要件,但至少在当时,这个要求成了合同履行的“拦路虎”,也引发了赵发琦与西勘院12年诉讼马拉松。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站点地图 - 版权说明
版权所有 (C) 2010 汉丰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