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老护士的出路

2018-05-16 20:58:25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我要评论

  上午10点多,李颖昏昏沉沉地拖着像灌了铅的双腿,一截一截楼梯地爬向五楼自己的家。她是北京市某三甲医院ICU病房的一名护士,今年36岁。上午10点到家是因为她刚刚上了从晚8:00-早8:00的12个小时夜班,再加上上下班路程、交接班、下班洗澡等时间,应该算是15个小时,如果赶上开科会、培训等,时间就更长了。

  这对一个奔四的女人来说,感到有些吃力,还记得年轻时,连续上几个夜班也不会太疲劳,睡一觉就缓过来了,但现在有些力不从心。

  四十岁左右、女性、上有老下有小、临床工作10多年,在中国,这样的护士群体有近100万人。教科书上尊称她们为高年资护士,但她们自称老护士。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接触的很多老护士,普遍存在一种无力感。

  这是一种立体的无力感,既来自眼下的工作、收入、身体、家庭、社会,又来自对自己前途的迷茫。

  然而,中国不仅护士人才奇缺,而且护士还存在更多专业价值,叠加这一职业存在诸多痛点,政策和市场逐步为护士提供更多发展路径。

  青春饭、收入低

  大多数护士的生活有点像大学生,医院和家,两点一线。比如周一白班12小时,周二夜班12小时,周三下夜班补一天觉,周四休息一天,周五白班12小时。。。。。。一年365天循环往复,除了春节可休息四五天外,其他节日与医护人员基本无关。

  毫不不夸张地说,上班12个小时中,除了吃饭、上厕所,其他时间都在忙碌,和出门诊、上手术时的医生一样,很多护士喝水很少,一般到了口渴难耐时,才能想起来。李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我前段时间检查身体,红细胞比较高,医生说是喝水太少造成的。一忙起来就不停,我总是忘记喝水。”

  这样的工作状态如果放在夜班,叫做“瞪眼班”,意指需要睁大眼睛随时盯着,以区别于那些有事起床、没事睡觉的夜班。由于是在ICU工作,李颖面对的都是急重症病人,经常会遇到抢救,更加辛苦。

  由于需要体力、身体,护士工作也是一碗青春饭,最为明显的表现是,当你不再能熬夜时,或者一觉缓不过来时,就会力不从心。

  虽然工作辛苦,但护士的收入却普遍不高,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解,即使像北京这种首都城市中的三甲医院,也仅是从4、5000到7、8000不等,个别像协和医院,护士收入可以过万的,毕竟凤毛麟角。更遑论那些基层医疗机构的护士了。这一收入水平在北京生存,还要养活一家老小,压力可想而知:2018年,三、四环一个拎包入住一居室的租金,恐怕都要5、6000元左右。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发表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站点地图 - 版权说明
版权所有 (C) 2010 汉丰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