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路撒冷之争|美国力量若被“锚定”在中东,对中国有何影响

2017-12-07 18:21:24   来源:澎湃新闻   我要评论

(原标题:耶路撒冷之争|美国力量若被“锚定”在中东,对中国有何影响)

当地时间2017年12月6日,美国华盛顿,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宣布,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 视觉中国 图
当地时间12月6日下午,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启动美驻以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的进程。
国际法规定,当一国将大使馆驻扎在另一国某地时,表示派驻国承认驻在国对这一领土拥有主权,后者可以控制这一领土并行使其权利。因此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所在地是对耶路撒冷的实际地位的强调。
毫无悬念,特朗普此举在进一步获得美国国内犹太-金融集团、以色列院外游说集团,以及大量美籍犹太人和基督徒福音派支持的同时,也在整个阿拉伯世界引起轩然大波。
当下崛起中的中国,国际影响正在全球拓展,在中东及周边地区也存在巨大的商业和安全利益。此次由特朗普一手导演的“耶路撒冷事变”对中国究竟是利好还是威胁?又当如何应对、趋利避害?本文试做浅析。
利好:美国力量将被以色列“锚定”于中东
已故地缘战略家布热津斯基曾把日本比作美国的“远东之锚”(Far Eastern Anchor),旨在强调日本对美国维系远东军事存在的至关重要的作用。然而,国际关系同盟理论却告诫决策者们,同盟(alliance)也是一柄双刃剑——在为一国带来军事外援的同时,也因其连带作用而存在“拖累”该国介入无益纷争的可能。“锚”一方面可以让船不被风浪卷走(当它不想走时);可另一方面,当飓风威胁或敌舰迫近、船必须逃离时,不能及时拔出的“锚”又会让船因无法动弹而被卷入漩涡与炮火之中,最后粉身碎骨。
这个隐喻指涉的就是“铁杆盟友”的负面效应:在地缘层面,它可能将大国有限而宝贵的国力“锚定”于是非之地,所受伤害远大于新增收益;同时还削弱其重新部署军力以应对其他地区挑战的能力。
上述国际关系基本原理在米尔斯海默和沃尔特那本切中时弊却又惹上无数是非的《以色列游说集团与美国对外政策》一书中得到淋漓的体现。一言以蔽之,米、沃二人认定是以色列(在美游说集团)误导了美国对其国家利益的判断,从而制定了过分偏袒以色列而开罪于全世界16亿穆斯林的错误的中东政策。
奥巴马时代中后期的“亚太再平衡”战略看起来似乎对上述“错误”有所修正。或许部分因为奥巴马的出身背景、政见理念,或许是为了在总体国力有限条件下实现针对中国的“亚太再平衡”而不得不从中东等地抽离力量的战略考量,总之奥巴马在全力推进“亚太再平衡”战略、全球调兵遣将围堵中国的同时,在中东地区采取了相对缓和、务实、中正平衡的立场和政策。譬如,在最敏感的巴以关系上,奥巴马口头支持巴勒斯坦对东耶路撒冷以及有关建国大业的部分主张;对待宿敌伊朗,奥巴马末期的伊核协议为缓和两国敌意、修补地区安全与互信都做出明显贡献,并作为他引以为豪的两大外交遗产(另一个是古巴,而这两项遗产都遭到特朗普的全面清算);在叙利亚未尽的硝烟中,奥巴马也逐步认清莫斯科的实力与决心,遂抵挡住国内鹰派试图重现越战模式的妄想,始终克制,仅以有限投入来支持一场没有十足把握的代理人战争。

发表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站点地图 - 版权说明
版权所有 (C) 2010 汉丰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