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与枷锁同在的地方

2017-09-15 01:28:23   来源: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我要评论

(原标题:温馨与枷锁同在的地方)

温馨与枷锁同在的地方 《津轻》 作者:(日)太宰治 译者:吴季伦 四川文艺出版社 2017年6月

王淼

印象中的太宰治总是消极、颓废,一副失意、伤感的模样——这当然是与阅读他的小说《斜阳》和《人间失格》等分不开的,另外,还有他五次自杀、并在最后一次终于殉情成功的人生经历,同样让人唏嘘不已,并最终将他划归到悲剧的文学家之列。然而,阅读太宰治的《津轻》,却是一次全新的体验,在这部类似长篇游记的叙事散文中,太宰治以质朴、幽默而又不失明快的笔法写他回乡的经历与见闻,历数日本最北端的本州津轻平原一带的社会风貌和风土人情,历数他的文学观和历史观等等,不仅一扫他平素总是充满阴霾的情绪,甚或还带有一些舒缓、悠闲、乃至积极向上的格调,从而让我们真切地感受到太宰治“人生中最后的风和日丽”。

1944年春夏之交,时年35岁的太宰治受小山书店之约写作故乡印象,并开始了他的重访故乡之旅。太宰治从东京出发,历时三周,先后游历了本州岛北端的后潟、蓬田、蟹田、平馆等地,他一方面探望亲戚、走访故旧,另一方面详细考察了沿途的风景名胜、历史沿革、风俗习惯、地方特产……或许是久已远离故乡的缘故吧,太宰治对自己曾经熟悉的这片土地既感到亲切,又感到新奇——因为保持了一段距离,他能够敏锐地看到过去不曾看到的细微之处,比如,很多偌小的市镇已然嗅不到农村的悠然与恬静,反而悄悄渗入了一股想跟上摩登都市的作态气息;也能够审慎地认识到自己与故乡的关系——这里既是他精神的原乡,养成了他的性格,决定了他的命运,同时也诱发出他的不可救药的思古幽情,使他成为一个多愁善感的浪漫男子。太宰治的故乡之行,使他暂时摆脱了那些一直纠缠不清的日常琐事,摆脱了一直令他苦恼忧愁的情感纠结,让他得以置身事外,观望人生。

对于太宰治来说,回乡的心情毕竟是愉快的,一路走来,他饶有趣味地写及自己接触到的人,经历过的事,并不断沉浸在对自己童年往事的回忆之中——他对早已逝去的父亲的印象,他从乳母阿竹那里所得到的点滴母爱,他脸上长满痘痘的青涩生活,他与好友一起在海边晃悠、闲逛……出于对身体的考虑,出发前的太宰治为自己规定下了粗茶淡饭的戒律,但一旦踏上征程,尤其是与自己多年的知己好友会面之后,他马上就将这条戒律抛诸脑后,暴露出贪杯嗜饮的本色。津轻当地本来即有热情好客的民风,这让太宰治体验到一种如鱼得水的快乐。在好友N君家中,他不仅大吃大喝,等相陪的客人离开之后,他甚至还和N君从内厅换到起居室,继续举杯对饮,直至通宵达旦,这在津轻被称作“续席”。太宰治还邀请N君徒步同游,两个人一路饮酒高歌,放浪形骸,那种不拘形态、笑谑百出的姿态,如同《东海道徒步旅行记》中所写及的两个市井小人物,常常让人忍不住哑然失笑。

发表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站点地图 - 版权说明
版权所有 (C) 2010 汉丰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