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的三重“靠不住”:西方代议民主的规范性困局

2017-07-17 20:01:31   来源:澎湃新闻网   我要评论

(原标题:代表的三重“靠不住”:西方代议民主的规范性困局)

引论:从选举到代表
现代西方民主主要采取代议民主的形态(另一些相关提法是自由民主、议会民主、宪政民主)。现代民族国家巨大的人口,使得雅典式民主在实践上很难被常态化。其实在不少学者看来,古典民主与代议民主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事物。在区分两者上,美国经济学家熊彼特(Joseph Schumpeter,1883—1950)的论点具有经典性。熊氏把民主定义为一种“个体们通过争取人民选票以取得做决定的权力”的政治制度,而人民的角色就是产生“国家执行官”。于是,选举代表成为民主的核心元素。在这种民主的现代模态中,“人民”(demos)变成了“选民”(voters);按照香港中文大学教授王绍光的说法,“民主”变成了“选主”。
尽管代议民主毫无争议是现代世界中最广泛地得到制度化实践的民主形态,甚至已经成为“民主”一词的实际所指,对其“先天缺陷”的诟病却是不绝如缕,那就是:政治参与的低下,民主实践仅仅被缩减为选举(投票)。按照法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家巴里巴( tienne Balibar)的说法:“事实上,经常,由于倚靠议会制系统加上信息的媒体派送,那些 大多数人 (majorities)只是 寡头式的极少数人 (oligarchic minorities)”。故此,巴氏称今天的民主实际上只是“民主的去民主化”。德国哲学家哈贝马斯(J rgen Habermas)则把这个问题称为现代社会的“正当性危机”,他提出“辩谈民主”(deliberative democracy)作为应对方案,旨在使公众的政治参与从变成选择政党与政客,扩展为审议具体的政治操作与政策制定。
我们看到,对代议民主这一路批判的聚焦点实质便在于:人民的角色绝不能只是产生“国家执行官”,人民的民主实践绝不能只是选举。
但是,即便哈贝马斯的“参与型”民主方案,仍然无法完全摆脱“代表”这个元素在现代情境下的存在。现代国家的超巨大人口,使得全体人民共同进入公共辩论成为一个不可想像之事——让全体人民共同进入投票都不可能。即使二十世纪全权主义国家也只能动员人口中的小部分人(尽管绝对数量会相当壮观)集聚广场,集体为魅力型领袖赋权。此处可见,没有“代表”这个元素,民主在现代性状况下无以自足、无法成为一种有效的政治制度。有意思的是,同样是法国左翼政治理论家,卡斯特瑞迪斯(Cornelius Castoriadis,1922—1997)与勒弗尔(Claude Lefort,1924—2010)则都反过来相当重视“代表”这个元素,强调代表之于自由民主是一种“构成性的需求”(constitutive need)。
 1/13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发表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站点地图 - 版权说明
版权所有 (C) 2010 汉丰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