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对21个被拐孩子的“低调三年”负责?

2017-01-12 01:36:56   来源:现代金报   我要评论

(原标题:谁对21个被拐孩子的“低调三年”负责?)

2013年8月,陕西富平县曝出一起轰动全国的“产科医生贩卖婴儿”特大案,犯罪嫌疑人富平县妇幼保健医院妇产科副主任张淑侠被渭南市中级法院依法判处死缓。但直到2016年,渭南市临渭区民政局才贴出一纸公告,让民众认领三年前追回的21名被拐幼童。更让人百思难解的是,渭南市和富平县的民众发现,就连这个姗姗来迟的公告,数日后也遭到了删除。(1月11日《中国经营报》)

21个孩子的“低调三年”,沉没在地方部门的刻意沉默里。 

那么多孩子丢了,这是多么绝望而悲伤的事?小说《失孤》作者彭三源曾说过这么一句话:“当你听到一个寻子26年未果的母亲半夜痛哭,丢了21年的儿子跟亲生父母抱在一起号啕,你就知道这是一件非做不可的事情。”遗憾的是,天理人心的事情,却在地方部门“怕丑”的心态下,变得云谲波诡。三年前,孩子们就找到了,却不急着张罗寻找亲生父母,一再隐而又隐、瞒而又瞒,21个被拐孩子的命运,就这么生生飘荡了三年,谁作此恶、谁可负责?

有两点是板上钉钉的:

第一,2015年9月《华商报》报道“全国打拐解救儿童寻亲公告平台”上线时提到,该平台首次公布的信息中,21名陕西地区的被解救孩子均为“富平贩婴案”的解救儿童。

第二,2016年9月27日,渭南市政府在官网上发出公告:2013年8月29日、9月3日,富平县“7·20”特大拐卖儿童案专案组侦查员在河南省滑县四间房乡将被拐儿童贺延帅、于奥达、王睿祺等21人解救,并寄养在渭南市儿童福利院至今。

21个孩子确凿无疑,且必然是专案中解救的儿童,那么,何以跌宕拖延至今而不肯早一天交还给父母家人?

一言蔽之,“害怕出丑”。

知情人透露的三点关键信息,考证起来也不是多难的事:比如此案。据说相关案件当年把张淑侠单独提出来审判,无论是犯“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的其四名同事,还是与其一起贩婴的“产业链”上的数名同案犯,都没有与其并案处理。

又比如死不吭声。据2013年8月14日《法治周末》报道,该报记者前往富平县采访,该县公安局政工科人员称“采访贩婴案相关内容必须外宣办同意”,县外宣办主任程奇则称贩婴案的宣传报道要降温,“言下之意,劝记者也不要采访了”。

此前,富平县公安局曾表示要开新闻发布会,但,最终一场也没开。

涉嫌漏罪的判决,不肯公开的信息,就这么随着烟波浩渺的时光,雨打风吹去。令人倍感寒凉的是:无论知情的当地警方或民政部门,抑或焦虑的舆论监督或多次批示的上级部门,始终未曾揭开21个孩子背后的真相,就这么宽纵着恶意不作为整整三年。刚性的制度、底线的监管,却不曾叫醒哪些刻意装睡的权力部门——孩子悄然无声地消失,数年后悄然无声地出现,恰恰是响亮的耳光。

新闻搜索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站点地图 - 版权说明
版权所有 (C) 2010 汉丰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