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辞海”品牌长成参天常青之树

2016-12-30 03:21:16   来源:解放日报   我要评论

    ■本报记者 施晨露

  《辞海》之“海”谓之“海纳百川”,大部头、厚重是很多读者对《辞海》的印象。“60后”作家石康曾回忆,“家里有一‘红皮儿’《辞海》,少年时有段时间每天看,晚上睡觉都不舍得放下,书很厚,让我臂力提升很快。”在《辞海》基础上编纂而成的《大辞海》填补了我国特大型综合性辞典空白,38卷42册去年底出齐,更是蔚为可观。昨天举行的《大辞海》出版暨《辞海》出版80周年座谈会上,每位与会者都收到了一册薄薄的“大辞海在线数据库操作说明书”,附有一张用户磁卡——5000余万字的 《大辞海》 已全部纳入在线数据库,该数据库测试版昨天正式上线投入试用。

  “辞海精神”始终未变

  从厚厚的纸质版到无远弗届的网络世界,《辞海》的形态在变、衍生产品越来越多,不变的是一丝不苟的“辞海精神”所铸就的准确性和权威性。《辞海》常务副主编巢峰昨天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跨入信息化时代,知识通过网络大量传播,但网上对词条的解释在准确性上难以把控。十年一编的《辞海》或许在累计数量和更新速度上稍嫌不够,但其准确性和权威性是无可比拟的。它是人民群众手边最值得信赖的工具书。”
  《辞海》《大辞海》作者队伍汇集国内一流学者,各分科主编做了一辈子学问,编了一辈子《辞海》,不敢对一个词条有丝毫马虎,每一个词条都精打细磨、千锤百炼。《辞海》释文是特殊的,不能有议论,不能有水分。每个词都反复推敲,每句话都是一个知识面或一个概念,整个释文是高度浓缩的干货。主编们算过,《辞海》全书约12万条词目,如果一条多10个字,就要增加120万字。因此,分科主编的审稿就成了咬文嚼字的“吝啬鬼”。他们常把复词变为同义的单词,如把“所以”简成“故”,“称之”简为“谓”。有人说,“辞海体”的释文“准确如法律用语,简练如电报用语”。
  在担任《大辞海》信息科学分科主编的上海交通大学原副校长盛焕烨看来,建立强有力的作者队伍、科学遴选词目、精心撰写释文是保证辞典质量的三大环节,参与编写的作者都是多年来在计算机领域中从事科学研究和高等教学的专家,他们外语熟练,能充分跟踪、了解和掌握国际上最近、最前沿、最活跃的研究动态,并具有良好的文字表达和交流能力,能把深奥的科学概念、术语等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表达出来。“大家在初步选定2800多个条目后,删去过专过细、不成词、不成熟、不符合词典要求的词目,确定多学科交叉的词目的定位,既要包括该领域中的基本概念和理论,又要反映当今最前沿、最活跃的研究成果”。如何用精简的文字将深奥的科学概念和理论表达清楚,则是又一难点,作者们抱着共同信念,几易其稿,终于完成了最后呈现的样貌。

新闻搜索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站点地图 - 版权说明
版权所有 (C) 2010 汉丰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