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味人生

2016-04-04 03:15:44   来源:人民日报   我要评论

  我父亲生前爱喝茶。

  那次,我陪父亲喝茶,父亲喝了一口茶对我说:“人这一辈子就像一壶茶,苦一阵子,不会苦一辈子呀。”现在想起这句话,真像是我父母一辈子的写照。

  个人的命运,往往是与国家民族命运系在一起的。我的父母是沂蒙老区老实善良的农民,出生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抗日战争爆发前,从战乱、饥饿和自然灾害中坎坷走来。农村改革前那段岁月,日子还紧巴,父母想方设法让一家老小吃饱穿暖,尽管不富裕,还是千方百计供应我们兄妹几个读书,经常教育我们:“不识字就是睁眼瞎,砸锅卖铁咱也上学。”

  他们一生平凡、平常,也算幸运,亲历了我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艰辛历程。他们常给我念叨这么几件事:“那年祸害老百姓的日本鬼子投降,鞭炮声快把耳朵震聋了”“分田到户当年,咱家里的缸和盆都盛满了金灿灿的小麦”“虽累得腰酸腿疼,可还是合不拢嘴呀”。国庆六十五周年,我与妻儿陪父母坐高铁去北京,登上金碧辉煌的天安门,父母乐呵呵地说:“以前只是在画儿上、电视上看,这回亲眼看到真的天安门啦!”

  母亲不识字,父亲也只上过三年初小,但他们一声不吭地身教,给我们豁达乐观、向善向上的力量,传下勤劳、善良、诚实的家风。那时候,母亲教育我:“孩子,家门口来了要饭的,咱也要好好待人家。没有难处,谁也不愿拖个要饭棍呀!”俗话都说,家庭关系中最微妙、最难处的是婆媳关系,我妻子却和我母亲很投缘。母亲把儿媳妇当成亲闺女,甚至胜过疼我的三个妹妹,逢人便夸。当然,妻子也是掏心掏肺地尊重和孝敬我父母。而父亲呢,平日话不多,就喜欢我和几位妹夫一道陪他喝酒聊天,那时才开心地打开话匣子。孩子们吃饱喝足,走时还大包小包提着母亲精心准备的花生、地瓜、玉米、辣椒面和韭菜、菠菜、小白菜,父母笑容灿烂,我们也幸福满满。

  父母是在穷日子里熬过来的, 一辈子吃了两辈子的苦,前半辈子苦,后半辈子累,晚年生活舒心、满足,却又疾病缠身,犹如喝的绿茶一般。父母耗尽一生心血,告诉我们一个理:人活在世上不易,就靠一股子心劲和心气。父母一辈子磕磕绊绊,相濡以沫,携手变老,嘴里经常念叨:“这辈子知足,够本!”

  两位老人去世,就如同他们的一生,不声不响,平静且安详。父母相继离世后,我的情感变得脆弱,容易触景生情、多愁善感。每逢周末和节假日,心里空落落的。多少次不知不觉按下与父母无数次通话的老家电话号码,陡然想起爹娘已不在了,按出自己的一串泪花……刮风下雨、气温变化,依然会思念起老爹老娘,天凉了,多么渴望老娘还一遍遍地唠叨着让我添衣裳;曾经预告着父母的关切、让我盼望着它响起的电话铃声,如今却每每将我惊得胆颤心跳;夜色阑珊,我一次次想起父母的音容笑貌,多么渴望还能坐在陪我一路成长的亲人身边,听他们永不厌倦地给我讲一辈子也讲不完的故事……

新闻搜索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站点地图 - 版权说明
版权所有 (C) 2010 汉丰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