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瑞午家的古玩铺

2015-08-16 12:00:01   来源:东方早报   我要评论

  申 闻

  自陈巨来《安持人物琐忆》发表后,徐志摩、陆小曼的才子佳人式爱情里,便由于翁瑞午(名恩湛,1899-1961)的介入,出现了一个“不落窠臼”的结尾。对此,翁氏之女翁香光等曾不止一次作出辩白,不过大众似乎还是热衷于滥俗的小说情节,完全不为所动。关于翁瑞午的家世,都说翁氏一族为吴江的书香门第,其父翁绶祺曾任清廷要员,入民国后,退居上海。

  范烟桥的《茶烟歇》里有一条“翁印若”,对他一生的履历讲得很简明扼要:“翁印若孝廉绶祺,吴江人。尝从常熟翁松禅相国游,书学大进。画为陆廉夫先生入室弟子。甲午之役,吴清卿中丞以书生典军,强之入幕,既败,踉跄归。后知广西某县事,升梧州知府。光复后,弃官息影海上,专于书画。晚年喜作狂草,别饶古趣。尝自镌一印曰‘足迹半天下’。以所见者广,精于鉴别。海上藏家,必得其一言以定真赝也。”翁绶祺早年正式拜过的老师是叶昌炽,这在《缘督庐日记》光绪九年(1883)癸未三月初二日有明确记载,翁同龢可能是他出仕时的座师。光绪二十年(1894),吴大澂率湘中子弟出关抗击日军,翁绶祺与王同愈、吴昌硕、沈毓庆等作为幕僚,一同远赴东北,兵败南归。光绪末年,任职广西,所谓“知某县事”似是指灌阳县(今属桂林),现有翁氏所主持的《灌阳县志续纂》(光绪三十三年,1907)稿本留存。后升任梧州知府,丁言昭采访年逾八旬的翁香光时,听说翁绶祺曾任“桂林的知府”,或是老人将知县、知府两地误记。

  翁绶祺在上海作寓公,生活来源除吴江的祖产外,还曾鬻书自给。高拜石《古春风楼琐记》就提及:“翁印若,名绶祺。这人本是清末的一个风雅官,廉洁自持,清刚成性。辛亥以后,官没得做了,在上海住居,以鬻艺自给。那年头物价平定,一个月卖个百儿八十的,准够开销。他的润例标题为‘翁印若癸亥年书画润格’……其书画例,以摺扇来讲,字每把四元,画为十元,屏条字每尺二元,画八元,字轴每尺三元,画每尺八元。这个价钱不算贵,所以他在梅白格路鑫益里五百十二号的寓中,每日都在操翰。”高氏所记,往往得自耳食,此条据翁氏润格化出,所以润例、地址一一明皙,如亲见其人一般。癸亥为民国十二年(1923),两年后翁绶祺就去世了。

  其实,翁绶祺早在光绪年间,未任官职时,就曾与陆树藩(纯伯,陆心源之子)、杨光昌等合资创办大成缫丝厂,并在上海开设古玩铺,名为寄观阁。无怪乎范烟桥说他精鉴别,海上藏家必得其一言,以定真赝。据孙殿起《琉璃厂小志》所载,光绪间北京也有同名的古玩铺,店主是计彬(文卿),较上海翁氏古玩铺更有名。王同愈《栩缘日记》光绪二十二年(1896)十月廿二日“访印若于泥城桥之寄观阁”,又《翁同龢日记》光绪二十四年(1898)五月十八日,翁氏被黜南下,到上海后,盛宣怀宴请他,陪客是顾肇熙、吴大澂、邵友濂,继而“余偕本家印若侄孙(寿祺)乘马车径赴徐园饮茶,己丑年所频游也。树石尚幽,盘桓良久,以避州中炎熇。又过印若所开之寄观阁古玩铺(大马路路北),再入舟”,则此铺位于大马路泥城桥(今北京东路、西藏中路一带)。

新闻搜索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站点地图 - 版权说明
版权所有 (C) 2010 汉丰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