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费上涨了成本算清了吗?

2014-08-20 15:29:44   来源:河北日报   我要评论

  公办普通高校学费新一轮“涨价潮”再次到来——江苏、宁夏、广西、福建、贵州、山东、天津、湖南、广东、湖北等省(区、市)出台了高校学费调整方案,且均呈上升态势。以江苏省为例,文、理、工、体育等6类本科学费涨幅为16.61%,医学类涨幅为47.83%。(据《中国青年报》8月18日报道)

  可以说,高校学费上涨,是近年来物价上涨和高等教育层级提升之后的连锁反应。既然水价、油价、电价等可以涨,那就没有人能够判定说,高校学费就一定涨不得。同时,优质的教育产品,也必然意味着相应的教育投入。但是,当教育越来越成为民生消费品的时候,高校学费上涨会牵一发而动全身,特别是在高校中贫困生占比20%、特困生占比8%的现状下,更容易加剧教育不公。

  所以,高校学费上涨,应该涨得明明白白。教育成本的核算、高校运行支出的公开透明状况,以及相应的对中低收入家庭大学生的助学机制配套跟进问题,都比单纯的涨价需求具有优先权。

  “生均培养成本”向来被认为是学费制定的重要依据。2007年,教育部开始着手制定《高等学校生均培养成本核定办法》,目的就是要厘清生均培养成本这笔糊涂账。据《中国青年报》报道,2007年《办法》开始制定时,关于高校生均培养成本至少有3种说法:有媒体引述教育部有关负责人说法称,理工科人均培养费用一年约1.5万元,文科每年约1.2万元—1.3万元;而在另一教育部负责人口中,这一数据却是4万元—5万元;还有媒体援引“权威机构”的数据,称一年培养成本只需7000元—8000元。如今,2007年出台的高校学费“限涨令”5年大限已过,生均培养成本这笔账也依然糊涂。如此,这新一轮学费上涨,自然也就难以涨得明明白白。

  不同版本生均培养成本出入颇大,其中自然有核算口径差异的因素。但公众质疑生均培养成本的主要原因,却并不在此。高校行政开支、科研开支、校区建设投入等,作为必要运行成本,自然可以算在生均培养成本中。但恰恰在这些方面,许多高校偏偏问题很多:有些高校一边喊“缺钱”,一边“乱花钱”,比如动辄几百万的豪华校庆、星级酒店般的楼堂馆所;有些高校机构臃肿,“行政部门二三十个”;同时还有工程建设和科研中的腐败问题。凡此种种,如果一律被算进教育成本,生均培养成本自然只能成为一笔糊涂账,招致人们的不满。

  同时还要看到,学费涨价的另一个前提是,教育成本必须公开透明,接受社会的监督。但在这方面,我们做得也远远不够。比如,今年2月宁夏高校学费上涨听证会上公布的“成本”,就只是简单地按照学校的开支进行核算,而这些开支中,包括“三公经费”、科研经费以及科研经费的具体使用情况,都未给予具体详细的说明。这种模糊的统计、核算和公开,如何使学费上涨令人信服?

发表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站点地图 - 版权说明
版权所有 (C) 2010 汉丰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